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興”的原始義與文學呈現

“興”的原始義與文學呈現

時間:2017-06-09 14:25作者:學位論文網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興”的原始義與文學呈現的文章,作為儀式性存在的“興”包含兩種屬性,一是與神溝通的話語形態,二是為這種話語形態而備有的種種符號形式。“興”的儀式作用是為
  摘 要:本文從王秀臣的研究“禮儀與興象”出發,對“興”的原始義進行了辨析,并以此為依據對“興”義的文學呈現做出總結:首先,與神溝通的話語形態逐漸演化成詩歌獨有的語言的模糊性與跳躍性;其次,儀式固有的符號形式變成了詩歌中的物象,以至于逐漸演變成了心象、意象,或者情境、意境等眾多內容。
  
  關鍵詞:興象 興 儀式性 文學呈現
  
  “興象說”是殷在《河岳英靈集》中提出的詩歌美學范疇,今人研究“興象說”大多不能直面本質,而認為其“指的是形象與思維的結合方式……是情與景的相融。”?譹?訛筆者認為并非如此。研究“興象”首先要從“興”入手,本文旨在對“興”進行闡發。
  
  一、“興”的原始義
  
  (一)“興”義研究的最新進展
  
  2011年,王秀臣的文章《“禮儀”與“興象”--兼論“比”“興”差異》為“興”義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文章通過對孔子“詩可以興”的背景進行考察,并結合相關史料,把“興”還原到其原始義中,認為:“在古代禮儀中,‘興’是一種普遍的儀式行為。……興包括儀式語境中一切物體、行為、關系、事件、儀態和時空單位,它既可以指某種獨立的禮儀要素,也可以是整個禮儀事件。”
  
  2015年12月,任樹民在一次國內會議上提交一篇題為《“興”字本義及因變考》的文章,該文章從“興”字的甲骨文入手,指出:“興之初文是一種儀式表演活動……正因此,‘興’字在后世才演進成為一個與詩樂舞密切相關的動作或藝術手法。”?譺?訛
  
  任樹民的研究為王秀臣的“興”之儀式說提供了有力的證據。其相關研究,還涉及《周禮》《儀禮》《禮記》中關于“興”字的使用,他在《三禮“興”義考略》中指出:
  
  據筆者統計,三禮中共使用“興”字386次……大都可訓為“起”.具體語境中,又分兩種情況:一為一般性的動作行為,共使用50次左右;一為與禮儀有關的動作行為。其中《儀禮》311次,無一例外,均表示“某一個儀式動作的開始”.
  
  然而無論是任樹民的研究,還是王秀臣的研究,大多是停留在“興”是一種儀式表演活動這一原始義的闡述之上,對于其之后的衍生與演變的研究,則以當時人的研究為尊,而未對“興”義在后世的闡述進一步進行闡述與論證。
  
  (二)“詩”與“興”的元義探究
  
  在我國詩歌之中,“興”作為其邏各斯中心而存在。闡明“興”的原始義,實質上是對歷史上“興”崇拜的解構。
  
  據眾多學者的研究可以發現,詩的最初作用是作為原始儀式的一部分而存在的。《儀禮·鄉吟酒禮》中就記載了作為一種儀式參與形式而存在的詩歌名錄:“工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乃合樂,《周南》:《關雎》《葛覃》《卷耳》,《召南》:《鵲巢》《采蘩》《采》。”詩與樂的合作,是我國古典儀式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儀式是上與神通,詩是儀式中和神交流的語言。海德格爾說得更徹底,他說詩人佇立在天地之間,上達天神,下至黎民,是人和神溝通的使者。?譻?訛筆者認為詩的最初意義不是為了通神,也不是為了勞動中的號子,而是祭司們嘴里的胡言亂語,這些胡言亂語在開始只是一種亂吟,以至衍生成文字。這些文字的原始目的并不是為了表達清楚一種意思,而是為了能夠在音樂眾多的聲響之中,與音樂達成一種和諧。以至于后來詩都是與樂配合的。劉勰說:“夫音律所始,本于人聲者也。聲含宮商,肇自血氣,先王因之,以制樂歌。故知器為人聲,聲非學器者也。”?譼?訛劉勰的意思是說,音樂是根據人聲而創建的。詩在最初是一種與樂器相和的說話方式,這種方式在最初意義上只有聲音的符號形式,而不存在文字符號,后經演化,其作為聲音符號形式存在的屬性愈少,最終變成純文字形式。而后世更只知文字形式,遺忘其聲音形式。
  
  和“興”的原始義相對照,“詩”和“興”都是原始儀式的組成,人們通過吟詠詩歌來對神或祖先進行祭祀。“詩”和“興”在其伊始就帶有一定的神圣性,這種神圣性的進一步延伸,就是其與統治者的直接聯系。“詩”成了統治階級的專屬話語形態,而“興”則成了統治者的一種活動模式。
  
  這種意義模式并不是存在于一段時間就消失不見的。它一直存在于一般知識分子和民眾的心中,作為一種潛在的經驗模式存在。“詩”和“興”都是一種莊重崇高的價值取向,比如諷喻、政教。現實中不存在真實的上天,但是現實中存在著統治者--天子,天子是上天委派到人間的管理者。“興”與“詩”的儀式意義在一定程度上化身成為一種“美刺”的作用。劉勰說:“楚襄信讒,而三閭忠烈,依詩制騷,諷兼比興。炎漢雖盛,而辭人夸毗,詩刺道喪,故興義銷亡。于是賦頌先鳴,故比體云構,紛紜雜,信舊章矣。”?譽?訛“興”是一種美刺,是一種從原始儀式中衍化出來的儀式意義上的“天人合一”思想。“興”的美刺作用,其背景是“天人合一”的思想,其結構是“天、人、神、鬼”的合而為一。士人有承擔起幫助統治者治理國家的責任,他們不會把這種責任推卸給統治者的不作為,反而會覺得統治者的昏庸無能是自己的錯誤。“興”的美刺作用是一種士階層建構自身價值的途徑和方式。
  
  二、“興”的文學呈現
  
  “詩”與“興”原始義的儀式性決定了詩歌的貴族性與為統治階級的服務性,然而這只是詩歌歷史屬性的一部分。作為“興象”這一范疇還涉及詩歌的娛樂屬性。王秀臣找到的歷史屬性與娛樂屬性之契合點是象征:
  
  實際上,“使用象征性的動作,說著隱喻性的語言,演出戲劇性的場面”“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的禮儀活動,既是“興象”活動,也是象征活動。“興象”與“禮儀”有著不解之緣。?譾?訛
  
  把“儀式”與“文學”結合到一起,用象征的理論確實是最為便捷的。但僅是作為一種象征的方式存在,得出的結論并沒新意。
  
  “興”作為一種文學義,其最先提出的并不是孔子。?譿?訛王秀臣引周勛初《“興、觀、群、怨”古解》(《上海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年第1期)說,“有的學者不注意春秋時學詩、用詩的特殊意義,而純粹從文學理論家的角度看待孔子。因而論述‘興、觀、群、怨’之時,不去注意其‘事父事君’的這一方面,不把這兩句話聯系起來考察……似乎孔子的理論中還單純地論述了文學理論的一般原理。”孔子說“詩可以興”是從周禮的角度,對詩歌作為周禮的一部分而具備的社會功能之闡述的目的來說的。
  
  將“興”引進文學的肇始者不是孔子,而是《詩大序》。《詩大序》說,“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然而其并未對“興”作過多闡述。但其中有,“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詩。”又說,“頌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兩次提及鬼神,很顯然是對周禮的復述,“鬼神”與“神明”都是“上天”的象征,而作者的目的是為了表明一種自身的價值觀,即統治者的好與壞是與鬼神相聯系的,鬼神直接關涉著統治者的好壞。
  
  作為一種與鬼神相通的方式,詩歌是“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的最佳形式。在《詩大序》里詩歌作為一種儀式的內容傳承下來。而在之后的《鄭箋》中對于《詩經》的闡述卻忽略了詩歌的儀式性,而把《毛詩》里的“美刺”功能發揮到極致。他說:“比,見今之失,不敢斥言,取比類以言之。興,見今之美,嫌于媚諛,取善事以喻勸之。”?讀?訛《詩經》的理論意義在這里變成了《毛詩》里面的“美刺”和“教化”的代言詞。這種理論意義的出現,與當時的社會思想背景相關,漢武帝時代,“詔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諸侯相各自舉賢良直言極諫之士到朝廷受策問,董仲舒就在這次策問中分三次向漢武帝呈上了他的意見,確認了天人合一和君權神授的原則。”?讁?訛漢章帝建初年間,《白虎議奏》編訂,徹底確立了儒家獨尊的地位。
  
  近代學者在論及儒家的時候,喜歡將其和西方的宗教相對比。基督教在確定耶穌存在價值時用耶穌降臨人世,展現神跡,以至于耶穌為了拯救世人,而選擇死亡,且耶穌在三天以后復活。“復活”自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也被稱為“道成肉身”,與此相對應的是我國的帝王封禪儀式。耶穌通過神跡的降臨于世和自身的復活,完成了對自身神力的完美詮釋,而我國統治者則是通過封禪儀式來確定自己是天選之子,秉持天命來管理世人。儒家作為我國封建社會的統治階級意識形態的前提條件就是董仲舒在進言的時候所陳述的“天人合一”和“君權神授”的思想。而這正是在這種思想的控制之下,詩歌這種古老的儀式性活動,逐漸完成了一種由敬天到敬人的演變。
  
  漢武帝之后,儒家成為正統思想,對于“名教”的偏執達到頂峰,不僅僅注重師傳、家傳,還演變出今、古文經的爭辯。同樣,無論是在鄭玄還是相關儒學家的論述之中,詩歌和“興”同時獲得了之前并不是作為主要作用存在的“美刺”和“教化”作用。這種作用的內在動因是,崇神儀式中的“天”變成了君權神授之下人化的“天子”.“興”這一崇神的儀式,就變成了“崇君”的形式,其中作為“言之興”的詩歌,則成為這種崇君行為的主要內容,也因此詩歌作為一種文學形式卻具備了如同經典一樣的儒學化取向。
  
  從詩歌的本體論意義上講,詩歌從最原始的一種儀式意義上的為神服務的“言”,一變為春秋戰國時期,秉持著為神服務的宗旨而將詩歌作為一種“神之言”而用之作為溝通工具的士人的話語形態,這一時期的“詩”和“興”都是作為一種儀式的殘留而存在的,這種殘留帶有濃厚的儀式性。再變為被漢儒拋棄了詩歌的儀式性,而增加了其中政教性的統治階級話語形態,這一時期“詩”和“興”的服務對象完成了從“天”到“天子”的轉換,成為一種為統治者服務的工具。三變為在建安時期詩歌的娛樂性逐漸凸顯,成為一種為個人服務的娛樂工具。這一時期的“個人”同樣牽扯到統治者,依舊是以為統治者服務為根本。不同的是此前的詩歌是作為一種諷喻和教化的工具而為政治服務,這一時期是通過其對偶、押韻等文字本體藝術形式來提供一種娛樂范式。
  
  建安時期,詩歌的娛樂性和儀式性分庭抗禮,而后逐漸占據主位。詩歌儀式性逐漸被娛樂性收納,此前的“興”與敬神的儀式相對應,其對象是儀式中的符號,這些符號本身就帶有“卡里斯瑪”?輥?輮?訛屬性。敬神儀式正是通過這種“卡里斯瑪”的發散來達到對參與儀式的人的凈化作用。“卡里斯瑪”的范式被早期的詩歌保存下來成為詩歌的一部分,“卡里斯瑪”式的符號存在,使詩歌具有一定的神秘屬性。拋卻了儀式性的詩歌,卻沒有把這種儀式性的“卡里斯瑪”拋卻,而是用一種全新的方式取代了這種“卡里斯瑪”的位置;這種全新的方式,就是“象”.
  
  不再作為儀式一部分的詩歌,從儀式中汲取的營養更多的是神秘性和模糊性的表達,以及對于符號的使用。在儀式崩壞之際,作為儀式主體的“興”得以在詩歌之中保存下來,作為一種詩歌的伴生屬性在漫長的詩歌發展史中,一直在詩歌的左右,直到通俗文學的發展壯大和近代西方文藝理論的介入,“興”才逐漸地退到幕后,不再作為詩歌的主體形式。
  
  作為儀式性存在的“興”包含兩種屬性,一是與神溝通的話語形態,二是為這種話語形態而備有的種種符號形式。“興”的儀式作用是為了與上天溝通而達成儀式的目的,這兩種屬性都會帶有“卡里斯瑪”屬性。但是這兩種屬性在轉變成文學的寫作方式的時候,變成了不一樣的文學呈現:首先,與神溝通的話語形態逐漸演化成詩歌獨有的語言的模糊性與跳躍性,演變成一種對于萬物有靈論的通識,即萬物的人化,與萬物溝通的方式與狀態等;其次,儀式固有的符號形式變成了詩歌中的物象,以至于逐漸演變成了心象、意象,或者情境、意境等眾多內容,這些詩歌的具體形象都具備“卡里斯瑪”屬性。相反的,那些詩歌語言的模糊性與跳躍性這些直接的話語形式,卻并不是一直具有“卡里斯瑪”屬性。這些融會了情與景的物象卻因為自身的屬性問題而變成了一種具備感染力--也就是“卡里斯瑪”--能引起人們共感的話語形式。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奔驰宝马游戏网站多少 广西山水麻将正版 22选5一等奖最低多少钱 捕鱼游戏手机版下载 新版哈尔滨麻将下载 选4走势图 捕鱼大亨qq 国际麻将规则 九游棋牌游戏中心下 …? 捕鱼来了弹头回收价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南粤36选7走势图200期 捕鱼欢乐炸破解版哪里下载 捉鸡麻将技巧顺口溜 快乐八点 彩图图库 炒股app付费